替姐姐嫁人,不曾想被设计嫁给了死人...

2018-05-04 19:06 来源:黄金城网 www.meizhuang.com

你的服饰搭配还和以往一样土吗?你OUT了,扫码关注我们,教你如何正确的把衣服和配饰完美的穿在身上以及个人形象设计!

重活一世,夏初一奉行“拿了我的给我加倍还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加倍吐出来!”的不二准则,她拜名师,开度假村,自己做自己的豪门,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讨债也讨的不亦乐乎,却不知不觉招惹了一头大尾巴狼……

 尘埃落定负情深完整版已经被微信公众号:【纵横小说库】收录,关注后回复:尘埃落定负情深,即可阅读全书章节!下面是其中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第1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不是的!不……啊……”夏初一尖叫着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的病号服都被冷汗湿透了,她气息紊乱,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愤怒与不甘。

“夏初一,你有病啊!鬼叫什么!”站在床边的夏若瞳被吓了一大跳,心虚的呵斥着。

夏初一听到声音后倏地转头,在看到床边的夏若瞳之后突然发了疯似的朝夏若瞳扑了过去,把夏若瞳扑在地上,狠狠的掐着夏若瞳的脖子,“夏若瞳,我掐死你!我掐死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咳咳!咳……夏初一……你……你……”夏若瞳被夏初一这幅目眦欲裂的样子吓傻了,这一刻,她丝毫不怀疑夏初一真的是想要掐死她的,因为她明显的感受到了夏初一的决心以及死亡的威胁。

“救……命……咳咳……”夏若瞳呼救,可是病房里原本的护工被她支开了,现在病房里只有她跟夏初一两个人。

不过也算夏若瞳走运,没多会,她妈妈乔慧珊就推门进来了,看到两人滚到地上的情景吓得尖叫一声,一边喊人帮忙一边上来想将夏初一从夏若瞳身上拉开。

没一会,值班的医生护士跑了进来,帮着乔慧珊把两人分开。

好在夏初一大病初醒,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才刚清醒,身上没什么力气,夏若瞳没有受多大的伤只是被扑倒的时候磕了一下胳膊,脖子上有掐痕,其余的多半是被夏初一刚才疯狂的模样给吓着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乔慧珊一看夏若瞳这幅模样,顿时心疼的抹开了眼泪,“初一,我知道你一直喜欢陈扬,看不惯若瞳,可是陈扬他不喜欢你啊,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想不开把怨气都发泄到若瞳身上来啊,她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怎么能下这样的毒手……”

陈扬?!不是霍廷皓吗?

夏初一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乔慧珊,她是被夏若瞳跟霍廷皓联手害死的,陈扬早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乔慧珊怎么会提起陈扬?

这一看,她忽然发现乔慧珊竟然变得年轻了不少,她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乔慧珊是一年前,那时候乔慧珊虽然保养的好,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年轻好几岁,但是脸上还是明显看得清皱纹的,只不过淡些,绝不是现在这样看起来像个三十出头的少妇。

再看夏若瞳,她今天竟然穿了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脸上也没有了浓烈的彩妆,眼角也没开的那么夸张,下巴好似也没整,跟后来的蛇精脸完全不沾边。虽然有点姿色但是还没完全长开,清清爽爽的,她记得这种小白花的装扮是夏若瞳上高中时候的最爱……

高中!!!

夏初一被自己脑中闪过的念头吓了一跳!

她连忙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虽然肤色带着点病中的苍白,但是手指白嫩细长,手掌纹路清晰,那些粗糙的茧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左手的手腕上缠着白色的绷带,可能因为刚才扑过去掐着夏若瞳的脖子扯动了伤口,绷带上有渗出的血色,伤口传来的清晰痛感让她脑中那个念头疯狂的不受控制的滋长了起来……

“给我镜子!”夏初一粗暴的打断乔慧珊的絮叨,见周围的人都没反应她又急切的大声重复了一遍:“给我镜子!”

一个小护士拿了一面小化妆镜递给夏初一。

夏初一接过镜子,迫不及待的照了起来,在看到镜子里自己同样透着青春气息的面容的时候,激动的用手用力的掐了掐,疼痛的感觉让她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于是她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夏若瞳被夏初一的样子惊起一身鸡皮疙瘩,她刚从劫后余生的恐惧里回过神来,害怕的紧紧抓着乔慧珊的胳膊问:“妈,你说,你说夏初一她是不是……疯了?”

“别瞎说。”乔慧珊轻轻的呵斥了一句,虽然心里巴不得夏初一像女儿说的那样疯了傻了,但是面上仍旧敬业的挤出一副担忧而又慈爱的模样看着夏初一说:“你姐姐就是受了点刺激,刚醒过来,还没缓过劲儿来。”

她这幅模样已经伪装了几十年,每一个表情都完美的让人挑不出错来,她相信,经过刚才自己的那番哭诉,还有现在的说辞,医院里的这些人肯定会站在她们母女这边,她就是要让夏初一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得人心!

夏初一听了夏若瞳跟乔慧珊的话忽的转过脸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两朵恶心的白莲花,直到把她们盯得头皮发麻,心虚的眼神躲闪不敢跟她直视,才咬牙切齿的说:“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会遭报应的!”

夏初一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重生了,重生在十年前她十七岁为陈扬闹自杀从医院里醒来的这一天,再见乔慧珊,夏若瞳这两个上辈子把她害惨的女人,她恨不得立刻就将两个人生生撕裂来为自己报仇雪恨。

不过心里虽然有这样疯狂的念头,但是夏初一更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就算她现在能把这两个女人弄死了又怎么样?她自己也逃脱不了杀人犯的罪名!

为这两个人渣搭上自己的命,她才不会这么傻!

要报仇,她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

不过,既然老天开眼,让她重新来过,那么她一定会把握这个机会,为自己讨回公道。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等到时机成熟,她必定要乔慧珊跟夏若瞳这两个女人十倍百倍千倍的偿还!

夏若瞳被夏初一凶狠的目光瞪得心里发憷,抓着乔慧珊胳膊的手不断的发抖。

乔慧珊安抚的握住夏若瞳的手,然后对着夏初一露出一个无奈纵容的表情,“初一,别闹了,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但是这种诅咒的话不能乱说的,知道吗?”

夏初一眸色深深的看着乔慧珊,没有再说话,只是嘴角露出一个冷笑,一个足以让乔慧珊心里发毛的冷笑。


第2章:戳穿伪装

上一世,直到她被赶出夏家两年后,为了生计在一家茶楼打工,碰到乔慧珊跟夏若瞳两个,不小心偷听到她们母女的谈话,才真正的看清楚了乔慧珊的真面目,不然恐怕一直到她死,她都不知道,乔慧珊竟然能伪装的那么深。

这个女人甚至在她刚开始好几次穷困潦倒吃不上饭的时候还偷偷塞钱给她,那个时候,她对乔慧珊真的是感恩戴德,觉得之前自己是误会乔慧珊了,乔慧珊对自己是真的好。

可是现在,她再也不会上当了!

现在回想起来,每次她跟父亲夏江成发生争执,乔慧珊虽然总是在言语上看起来都是护着她的,但是她所说的话起到的效果却是恰恰相反,从来都是让她们父女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

这个女人,心机可是深沉的狠呢!

乔慧珊微微皱眉,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悦,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夏初一,心里总觉得有种她要跳脱出去自己控制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点不安。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不然对自己的态度怎么变化如此之大?

不过,很快的她自己就否定了。她做的那些事,夏家连刚去世的夏老爷子都不知道,夏初一这个黄毛丫头更不可能知道!

一想到夏初一割腕自杀的原因,乔慧珊心里就踏实了不少,就算控制不了又怎么样?夏初一马上就能滚出夏家了,以后,夏家就只是她们一家三口的了,她忍了这么多年,总算要熬出头了。

不管是乔慧茹还是乔慧茹的女儿,都给她滚得远远地!

乔慧珊大度的表现,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用一种指责的目光看着夏初一,觉得夏初一是名符其实被宠坏了的大小姐!

“妈,我嗓子好疼。”夏若瞳眼眶红红,一脸娇弱的开口。

“你这脖子!唉……”乔慧珊伸手要去摸夏若瞳脖子上被掐出来的红痕,夏若瞳怕疼的缩缩脖子,倒吸一口凉气,眼里的泪花涌了出来,那模样我见犹怜,“疼……”

“医生,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女儿做个检查,这孩子学校教师节晚会上有歌唱表演的,要是伤到嗓子到时候唱不出来……”乔慧珊心疼的看着夏若瞳欲言又止。

“好,跟我来。”医生刘杰立刻接话要带夏若瞳去做检查了。

乔慧珊不放心的跟过去,临走还不忘敬业的对夏初一说:“初一,我带你妹妹去检查,你先休息下,一会我让家里的佣人给你送你最爱吃的八宝翡翠羹来,那汤我每天都给你炖一次,就想着你什么时候醒过来想喝了马上能喝上。”

夏初一翻了个白眼,如果现在手里有一碗八宝翡翠羹,她恨不得泼乔慧珊脸上给她毁容,省的再看到乔慧珊这幅伪善的嘴脸膈应死自己。

乔慧珊可不管夏初一心里怎么想,她的戏份演完了,想要的效果达到了,人也心满意足的想要退场了。

夏初一无视乔慧珊跟夏若瞳,目光在看到地上的一支针管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冷嘲:“慢着!”

乔慧珊跟夏若瞳停住脚步,她们不知道夏初一还想要做什么,但是不管夏初一想要做什么,结果都只是凸显她的蛮横而已。

“初一,你妹妹的伤要及时去看看,我们看完了马上回来陪你好不好?”乔慧珊温言软语的劝说着。

“妈……姐姐……”夏若瞳嗓音嘶哑的叫了两声,眼里迅速聚集起泪气。

“夏小姐,请你不要任性!”刘杰看不下去了,他从夏初一刚被送进来的时候就对这个病人没有好感,此刻终于沉不住气站出来为乔慧珊跟夏若瞳说话了。

夏初一看了一眼门口的三人,慈祥大度的乔慧珊,可怜无助的夏若瞳,一身正气,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的刘杰,嘴角的嘲讽更加明显。

上一世也是这样,这母女两个一唱一和的演的一手好双簧,把她挤兑的到哪里都没有容身之地,重来一次她可不想再被这两个贱人这么耍!

就在刘杰不耐烦的想要再次开口带着乔慧珊跟夏若瞳离开的时候,夏初一抬手指着地上的针管,对刘杰说:“刘医生,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药掉到地上了。”

“药掉到地上,让护士捡起来就是……”刘杰语气不好,病房里还有好几个人,难不成这药掉到地上还非得他亲自去捡?这大小姐可真会指使人,他好歹是个主治医师……

只是,当刘杰看清楚地上的那只药之后,脸色突然一下变了!

凭借多年工作经验,他只需要一眼,就看出那只针管不是他们医院的东西,因为型号又细又短,还不到一个手掌的宽度,根本不是他们医院常用的。

跟刘杰一起变脸的还有门口站着的夏若瞳,她此刻身体抖的不像话,手指紧紧的拽着乔慧珊的衣服,紧张的看着乔慧珊求助。

乔慧珊气的瞪了夏若瞳一眼,她不用问也知道那只针管是怎么回事了,心里气夏若瞳沉不住气,但是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妥善的办法来,毕竟此刻病房里这么多人。

刘杰没有声张,走上前把地上的药捡起来看了看,放进了口袋里。

“刘医生,出了什么事?”乔慧珊担忧的问。

“姐姐……”夏若瞳嘶哑着嗓子喊了夏初一一声,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若瞳,若瞳……”乔慧珊没想到夏若瞳会出这种昏招,看着昏倒在她身上的夏若瞳恨不得掐她几把。

这个时候一昏倒,这不是坐实了心虚的罪名了吗?

不过乔慧珊很快就想好了说辞,“初一,我先带你妹妹去看脖子,你妹妹这些天为了你的事,也没好好休息,刚才又受了惊吓,怕是累坏了撑不住了。”

她特地提到夏若瞳的脖子,又说她是受了惊吓昏迷的,就是想要提醒夏若瞳脖子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转移一下注意力。

“我昏迷这么多天,突然就这么醒来了,的确是“惊吓”到你们了,连我自己都差点以为自己都要醒不过来了呢!”夏初一笑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说的话也十分耐人寻味。


第3章:眼前的这个女人是真的是夏初一?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调皮。”乔慧珊脸上的笑容疲惫而又宽容,她转头看向刘杰,“那刘医生,我们……”

“夏小姐刚醒过来,我需要马上给她做个检查,小孙,你带他们去找方医生。”刘杰吩咐身边的一个护士。

“是。”孙护士上前帮忙,扶着夏若瞳离开了。

乔慧珊跟夏若初一离开,刘杰给夏初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定夏初一只是手腕上的伤口裂开没什么大事后,暗暗松了口气,再看夏初一,眼神有点复杂。

他给夏初一手腕的伤口处理了一下,又提醒她这些天该注意的事项,动作语气温和不少,临走的时候,特地吩咐身边的另外一个小护士守在门口不能离开。

自始至终,刘杰没有提那只药的事,夏初一也没有问,仿佛忘了这件事一样。

人都离开了,病房里静悄悄的,夏初一的心绪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她仔细打量了一遍病房四周,然后躺倒床上闭目养神起来。

那只药的事,还是她上一世被赶出家门后偶遇夏若瞳,才知道的,夏若瞳原本是想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医院的,只是上一世,她也恰巧在那个时候醒来,夏若瞳没得手,她模糊的记得当时夏若瞳把手快速的插进口袋里的动作,但是当时她身体虚弱,又加上一醒来就看到最讨厌的夏若瞳,没心情在意这些细节。

现在,她虽然当众指出了药的事,也知道刘杰大概猜到了些什么,但是却不会天真的以为会单凭这件事改变什么,最多也就是让这些医生少受点乔慧珊夏若瞳的蛊惑,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其他的,还是要她自己一步步来。

这身子真是太弱了,她可得赶快好起来,好多事等着她去做呢!

夏初一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梦里有前世的也有现在的,还有一些不知道的人和事,她徘徊在梦里不能醒来,直到房门外传来争执,病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夏初一才被从梦中一下子惊醒。

她睁开眼睛,首先看了看房间四周,发现还是在医院里的病床上,这才松了一口气,真怕自己这一觉醒来,发现重生的事只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美好的梦!

陈扬怒气冲冲的来到夏初一的床前,双拳紧握,要不是夏初一是个女人,他真恨不得一拳打死这个女人!

今天他原本与夏若瞳约了去看电影,但是等到电影开场,夏若瞳也没出现,这还是夏若瞳第一次爽他的约,原本他还有些生气,打电话过去一问,才知道夏若瞳被夏初一差点掐死的事。

一想到夏若瞳此刻嗓子疼的说不出话来,像是只受惊的小鹿一样无助落泪的模样,陈扬就恨不得撕了夏初一这个祸害!

陈扬深吸一口气,右手紧紧的握着左手手腕上的表盘,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

夏初一一点也不意外陈扬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医院里,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夏若瞳在他面前又装小白兔狠狠的告了她一状,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她上一世的时候或许还会觉得心酸心疼,但是现在,只觉得幼稚好笑。

而她,竟然也真的笑了起来。

“夏小姐,这个人……”小护士见夏初一这幅样子,有点害怕的解释。

夏初一住院这几天,她可是听了不少关于这位大小姐的传闻,嚣张跋扈,蛮不讲理,阴晴不定……生怕惹这位一生气,她的工作就没了。

夏初一打断小护士的话,“你先出去。”

“是。”小护士巴不得夏初一这样说呢,立刻毫不犹豫的转身出去了,心里还腹诽着,这大小姐果然阴晴不定,前一秒还笑着呢,立马就能冷下脸来,真不正常。

“夏初一,你又发什么疯!”陈扬没想到,夏初一见到他会是这幅表情,错愣一下之后,厌恶的说!

他跟夏若瞳已经是公认的一对,两家家长也都是承认了的,陈家跟夏家联姻,对两家的企业都有帮助,他跟夏若瞳也情投意合,是公认的金童玉女,就等着明年高考结束,两人就先把婚事订下来。

可是这个讨厌的夏初一,非要硬生生的插一脚进来,屡次死不要脸的缠着他不说,还总是找夏若瞳的麻烦,欺负夏若瞳,这次更是差点把夏若瞳给掐死,弄坏了她的嗓子。

眼看教师节的晚会就要到了,夏若瞳的嗓子坏了,怎么上台表演?

“陈扬,瞧瞧你这幅样子,发疯的人是你吧?”夏初一冷笑一声,然后看了一眼陈扬手腕上的腕表,“你这么宝贝这块手表,知道这块表的发票在哪里吗?”

陈扬被夏初一问的一愣,手表的发票?他要知道发票在哪里做什么?

这块手表是夏若瞳送给他的生日礼物,JJ的限量款,全天朝只有三块,价值不菲。

夏若瞳知道他喜欢收集各种手表,为了送给他这块手表可是将自己所有的压岁钱都拿出来又节衣缩食了很长时间才攒够了钱买了这块手表呢!

所以,光冲这份心意,陈扬对这块手表的珍爱程度自然不一般。

至于表的发票,自然是在夏若瞳手里,有谁送礼物还带着发票一起送的?

“夏初一,你别岔开话题!”陈扬总觉的夏初一的态度有些奇怪,之前他怕夏初一发疯扑到他身上动手动脚,特意防备的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免得被人看见说不清楚,尤其是怕惹夏若瞳不高兴,可是现在看,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尤其是,夏初一此刻看他的眼神,仿佛洞悉了他的心思,又带着几分不加掩饰的嘲弄,让他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这种感觉真窝火!

明明,夏初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才是自作多情的一个!

“如果你是来替夏若瞳出头的,那么门在那边,你现在就可以滚了!”夏初一冷笑着开口。

“你……夏初一,你别太过分!”陈扬被夏初一气的浑身直哆嗦。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真的是夏初一?


第4章:夏初一是吧?幸会了!

夏初一怎么敢,怎么敢这样跟他说话?

明明以前,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只要是他说的话,哪怕是错的夏初一都不会反驳,除了他让夏初一离她远点这一条之外,几乎他说什么,夏初一都会当成圣旨一样的执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跟他呛声!

更不敢让他滚!

“我是夏家大小姐,夏若瞳的姐姐,我跟夏若瞳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你算什么东西?多管闲事!”夏初一对陈扬丝毫客气不起来。

哪怕知道他现在只不过是个中二期的毛头小子,被夏若瞳骗的团团转,后来绿帽子戴了一大摞,但是一想到他之前对自己的恶劣态度,就觉得不可原谅!

她之前是喜欢陈扬没错,也为了追求陈扬做过不少蠢事,但是现在,陈扬算个什么东西?

有些事真的是需要重来一次才会看得更明白。

她记得自己上一世刚醒来的时候,陈扬也来警告过她一次,说的话无比绝情,但是那个时候的她仍旧执迷不悟对陈扬苦苦哀求,简直卑微到了泥土里,结果又被对方极尽羞辱!

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当时真是犯贱啊!

“你……”陈扬被夏初一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指着夏初一半天,最后只留下一句“以后再敢欺负夏若瞳,就走着瞧!”的在夏初一听起来觉得分外好笑的狠话,就像来的时候那样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赶走陈扬,夏初一自己开始反省检讨自己了,她当年到底是近视的多厉害,才会看上陈扬这种除了一张脸已经中二病晚期的家伙!

果然美色害人啊!

“这个夏初一,有点意思!”病房外面,沈上笑着看对面的池傲,“你这个小媳妇儿,跟传说中的有点不一样啊!”

“嗯。”池傲朝夏初一的病房方向看了一眼,准备离开。

“就“嗯”?”沈上翻了个白眼,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惊奇的瞪着池傲问:“你刚才说嗯?”

“嗯。”池傲又回了个单音节。

“我说夏初一是你小媳妇儿,你说嗯?”沈上不确定,生怕池傲刚才没有听清楚他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重点,问道。

“难不成是你小媳妇儿?”池傲没好气的白了好友一眼。

“别别别,我可消受不起!”沈上做告饶状,又不解的问:“你没开玩笑吧?你真打算同意这门婚事,娶这么只小辣椒?”

“你有办法让我爷爷开口退婚?”池傲眉眼稍抬看着沈上。

“没有!”沈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这门亲事是池爷爷当众定下的,还请了大师来批命说是天定姻缘,一夜之间传遍花都整个上流圈子,阵仗搞得不是一般的大,而实际是什么原因,他比别人清楚。

不娶夏初一,池傲就必须离开部队,这是池爷爷的死命令,池傲没得选择。

所以,就算池傲对这门亲事再不满,他大概也会遵从池爷爷的意愿,跟夏初一结婚。

可是,真的从好友嘴里听到他认同这门婚事,沈上心里仍旧觉得怪怪的,不舒服。

这个闷葫芦,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你也看到了,这小辣椒可不是个容易收服的。”沈上觉得有必要提醒好友一下。

想到夏初一宁死拒婚,醒来后豁出一切,差点掐死夏若瞳那股子狠劲儿,沈上有点不看好,更何况,还有她那一家子极品。

“专治各种不服!”池傲冷笑一声,音色低沉而又威严。

沈上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池傲五官硬朗,原本身上就有种与生俱来的强势,再加上他多年部队生活枪林弹雨里磨练出来的杀伐果断的狠劲儿,一认真起来就连同样身为大老爷们的他都消受不起!

这两个人要是对上……沈上默默地在心里为夏初一点了根蜡。

池傲没再理会好友,他目光再次看向夏初一病房门的时候,眼底掠过几分兴味。

夏初一是吧?幸会了!

那天那只药的事,跟夏初一想的一样,不了了之,所有知情的人都像是集体失忆,不记得这件事了一样,就连刘杰,每次来给夏初一检查换药都是神情严肃,绝不多说一个字的废话,忙完了就立刻离开,跟身后有鬼追着似的。

夏初一也绝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追着不放,乔慧珊要是连这么点小事都摆不平的话,倒是要叫她笑话了。

这些天在医院里好吃好喝的养着,身体恢复的很快,她之所以会恢复的这么快,说到底还有乔慧珊那个女人的功劳。

为了最快的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夏初一这几天变着花样的点餐,而乔慧珊为了在人前充当大度贤良的模样,又因为夏若瞳之前做的事心虚,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却不得不对夏初一有求必应,外加笑脸相迎,心里不知道有多憋屈。

当然了,这三天,乔慧珊跟夏若瞳这对母女也没让夏初一好过就是了,每天都要在她耳边念叨八百遍嫁进池家的好处,想要用婚事来刺激夏初一。

上一世,夏初一的确被刺激的不轻,几乎每次乔慧珊跟夏若瞳一提及池家,她就像是只炸毛的刺猬似的,反应激烈,情绪激动的在病房里又是砸又是摔的,寻死觅活,闹得周围的人都不得安生,乔慧珊跟夏若瞳这一招简直百试百灵,屡试不爽!

可惜,这次,却注定要让这对母女失望了。

夏初一该吃吃,该喝喝,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压根没把结婚的事当回事儿。

虽然乔慧珊跟夏若瞳两个女人一动嘴皮子,就像是病房里赶来了五百只鸭子似的吵闹,但是这跟上辈子她累到站着都能睡着的情形相比,这点阵仗简直就是小毛毛雨!

她权当这母女两个给自己唱催眠曲了。

一想到这对母女挖空心思的想要逼自己就范却屡屡不得逞的憋屈样,夏初一就在心里暗爽,吃的更香,睡得也更香了!

“夏初一!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夏若瞳一把打掉夏初一手里的书,气急败坏的怒吼,声音尖锐刺耳。


第5章:同意婚事

夏初一揉了揉耳朵,眼角微动瞥了夏若瞳以及夏若瞳身边板着脸的乔慧珊一眼,心里冷笑,看来这母女两个的耐性是被磨的差不多了,本性毕露了。

她原本以为,还要再过几天呢,看来,这两个人也不过如此嘛!

“夏初一,你到底想怎么样?”夏若瞳抓狂的又问了一句。

夏初一漫不经心的一抬眼,说:“把书给我捡起来!”

“你……你竟然敢指使我!”夏若瞳气的恨不得上去挠花夏初一的脸。

这个女人真以为她们娘俩好欺负了是吧?这些天给她弄吃弄喝的,还真把她们当佣人使唤了?

“这书可是你给我打掉的,怎么?我指使不动你?”夏初一说着,目光突然一厉:“捡起来!”

夏若瞳被夏初一陡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本能的往乔慧珊身后缩了缩,脸上的表情畏惧又不甘。

她可没忘记上次夏初一差点把她掐死的事,心里的阴影还没散去呢!

可是让她服从夏初一的命令,在夏初一面前低头,她做不到!这里又没外人,不需要演戏!

“你们这两个孩子!”乔慧珊纵容的笑笑,弯腰把床下的书捡了起来,递给夏初一。

夏初一接过书来,翻到刚才看到的地方,给了乔慧珊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后,继续往下看。

乔慧珊就算是再心机深沉,也被夏初一刚才那一眼气的脸色扭曲,不过,她很快的又强压下自己怒气,继续游说夏初一。

“初一啊,池家的婚事,你再好好想想。”

这次,夏初一倒是没有再撩拨这两人,尺度把握的刚刚好,就在她们耐心即将告罄的那一刻,爽快的答应了,“不就是嫁人吗?我嫁就是了!”

“你……同意了?”夏若瞳不相信的问。

“是啊,我同意了。”夏初一又爽快的回答了一遍,只是那散漫的语气就像是到商场买东西一样随意。

没想到夏初一竟然同意了,夏若瞳跟乔慧珊同时愣了愣,然后狐疑的盯着夏初一。

“夏初一,你这次最好别再耍什么花招!你要是再闹出什么事来,我不会放过你的!”夏若瞳不放心的威胁:“还有,别再玩自杀这一套,就算是你死上一千次一万次,陈扬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初一,池家人是我们这种人家惹不起的,你嫁过去,好歹是池家的大少奶奶,可千万别再任性了,你爸爸这些天,为了你的事,可真是操碎了心。”乔慧珊柔声劝着。

“我知道了,小姨!你们放心,池家能选中我,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会好好的做个合格的池家大少奶奶的。”夏初一脸上的表情很认真,好像是真的在十分期待着嫁进池家似的。

乔慧珊因为夏初一那一声小姨,脸色微变,不过很快的就又恢复正常,欣慰的说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像那天的事,可千万别再做了,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妈交代!”

“就是!就算是你要寻死觅活,也拜托你死的透一点,这样假惺惺的做戏,只会让人看笑话!”夏若瞳一边欣赏自己手上大师新绘的指甲一边嘲笑道。

据说那个池傲已经克死了一个未婚妻,长得虎背熊腰面容丑陋,脾气也十分暴戾古怪,而且不近女色,凡是想要靠近他的女人,下场都十分凄惨。

她甚至怀疑,池傲是不是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怪病,比如说那玩意不能用之类的,所以才这么排斥女人靠近……

反正不管怎么说,夏初一嫁过去,肯定没好日子过!

夏初一无视夏若瞳的不屑,这些天,她已经修炼的功力大增,心性大不同从前,就算是面对乔慧珊跟夏若瞳这两个生死仇人,心里恨不得把她们抽筋扒皮拆骨油炸,面上却仍能淡定自若的应对。

就像是她现在,面对夏若瞳的挑衅,乔慧珊的伪善,她依旧能面不改色的幽自己一默,摸着自己裹着厚厚纱布的手腕,扬扬眉对着乔慧珊说:“我就是有点好奇那把刀快不快罢了。”

死?!

她已经蠢过一次,怎么可能再蠢第二次!

她好不容易又重活了一次,可不想辜负老天爷对她厚爱!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调皮!”乔慧珊笑着嗔了夏初一一眼,心里却是情绪翻滚,自从夏初一醒过来之后,她就觉得夏初一变了,变得完全不像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很多时候,她都觉得看不透她!

“哼!”夏若瞳不屑的冷哼一声,心想着当初那把刀怎么不再快点,直接将这个女人弄死了干脆,她现在看到夏初一这幅对什么都漫不经心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就没来由的上火,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夏初一冷淡的说。

“睡什么睡?你白天睡晚上睡,你是……”猪吗?后面两个字,夏若瞳没说出来就被乔慧珊打断了。

“那你先休息,我们先出去。”乔慧珊识趣的起身,示意夏若瞳看向病房外。

陈扬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在外面了。

夏若瞳心里一突,下意识的就噤声了,并立刻转化成白莲花模式。

“那姐姐你好好休息,早日养好身体。”这轻声细语的模样,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与刚才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有了上一世的经验,夏初一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陈扬来了。

这几天,只要是夏若瞳来医院,陈扬必定也会跟来,防备她像刚醒来那天一样,突然发狂掐死夏若瞳。

不过,陈扬不待见夏初一,觉得看夏初一一眼都损害视力,每次都是等在外面。

夏初一恍若未闻的翻了一页书,继续看。

就让夏若瞳这贱人继续精分吧,她才懒得搭理!

夏若瞳跟着乔慧珊走到门口,拉开门,看到门外等着的陈扬,甜甜的喊了一声“陈扬”,然后眼波一转,回头示威的瞪了夏初一一眼。

夏初一对于夏若瞳的挑衅,继续选择无视。

夏若瞳一愣,有些不甘的推门走了出去,只是关门的时候还是不肯死心,故意留了一条缝儿。


第6章:算个什么东西!

“阿姨,若瞳,那个人怎么样了?同意了没有?”陈扬见夏若瞳跟乔慧珊出来,走上前问。

其实陈扬长得真心不赖,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在长辈面前举止有度,一看就是家境优渥,没受过什么挫折,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越感,是那种典型的十几岁怀春少女的白马王子形象,只是他提都不愿意提夏初一的名字,用“那个人”代替,对夏初一有多么的不待见,显而易见。

“她同意了。”乔慧珊叹了一口气说。

“阿扬,我好难过,总觉得是我害了姐姐!”夏若瞳扑进陈扬的怀里,语调哽咽,梨花带雨。

夏初一听着门外的动静微微转头,从门缝里看着陈扬将夏若瞳紧紧抱在怀里安抚,正对上夏若瞳示威的得意目光,她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后,继续看书。

一对奸夫淫妇!

夏若瞳没想到,她都使出杀手锏了,这样都刺激不了夏初一,心里不禁怀疑夏初一压根不是伤到手腕,而是眼瞎了或是伤了脑子吧?

她现在抱着的人,可是陈扬,陈扬,陈扬啊!

以前,别说是看到她跟陈扬这样亲密了,就是她在她面前提起陈扬的名字,夏初一都会忍不住发飙,现在怎么能这么平静?

还是,根本就是眼不见为净?

难道,她真的对陈扬死心了?

真的认命要嫁给池傲了?

可能吗?

“这怎么能怪你!若瞳,你别自责了。”陈扬轻轻拍了拍夏若瞳的后背,安抚道。

“可是姐姐……我差点就失去她了……现在又要姐姐为了家里做这样的牺牲,我……”夏若瞳哽咽,“如果,因为我们的事,害的姐姐失去生命,让她不幸福,我宁愿我们不要在一起……”

“若瞳,你这是说什么话!”陈扬的声音不可控制的拔高,“我们两个人的事,跟她没关系,我喜欢的是你,自始至终,都是你,她算个什么东西!我一点也不喜欢她!”

最后一句,陈扬难掩语气中的厌恶。

他喜欢的是温柔体贴纯洁善良的夏若瞳,不是嚣张跋扈胡搅蛮缠欺负弱小的夏初一,就算夏初一再怎么缠着他,自杀多少次,他也不会改变主意!

“阿扬,你别这样!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夏若瞳为难的看着陈扬,又偷眼看向夏初一,发现夏初一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看书,脸上的表情平静的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外界的一切都跟她无关似的,突然有点索然无味起来。

没有了观众,她戏演的再好都是白费。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但是她不该总是不要脸的缠着我!”陈扬不满的说,说完见夏若瞳脸色不好,转移话题说:“别提那个扫兴的人了,我们今天不是要去看秀吗?我特地约了那个设计师,你不是一直最喜欢他设计的衣服?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

“真的?”夏若瞳激动的看着陈扬,表情天真又容易满足,“阿扬,你对我真好。”

“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陈扬拉着夏若瞳的手,柔情脉脉的说道。

“好了,你们小两口快点忙去吧。”乔慧珊笑着赶人,“我留在这里陪着初一。”

“妈,那就辛苦你了,我看完秀,再来陪姐姐。”夏若瞳说完又担忧的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希望姐姐能快点好起来。”

“若瞳,你难道忘了,看完了我们还要去看上次没看的电影,票我都买好了,这次你可不准再放我鸽子。”陈扬提醒道。

“可是姐姐……”夏若瞳为难的开口。

“好了,你姐姐这里,有我就足够了,你们就去忙你们的。”乔慧珊温柔的笑着说。

“那我忙完就马上过来,妈你这段时间一直守着姐姐,太劳累了,人都瘦了。”夏若瞳贴心的说,说完又看向陈扬,小声的犹豫:“我要是不来,我怕姐姐心情不好……”

陈扬敷衍的点点头,心里对夏初一更加的不满。

他是不会让夏若瞳再过来的,他陈扬的女朋友,凭什么要来受夏初一这个女人的鸟气!

见陈扬答应,夏若瞳终于放心,笑着跟陈扬离开了。

陈扬跟夏若瞳离开不一会,乔慧珊就接了个电话,“李太太?三缺一就等我了?我马上就到!没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一点不足挂齿的小事耽搁了点时间罢了。”

挂断电话后,乔慧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戏,终于散场了!

夏初看了一眼外面空荡荡的走廊,又打量了一眼房间四周,眼底划过刺骨的冷意。

乔慧珊,她母亲乔慧茹的亲妹妹,年轻的时候趁着做父亲夏江成秘书的机会勾搭了自己的姐夫,生下夏若瞳,气的她母亲乔慧茹早产,死在手术台上。

因为这件事,激怒了爷爷,爷爷放话,父亲要么终身不娶,要么就娶别人,反正就是不准乔慧珊嫁进夏家!

所以,乔慧珊至今也没有个名分。不过虽然乔慧珊至今也没有得偿所愿的嫁给夏江成成为名正言顺的夏太太,但是在外人眼里,她却是名符其实的夏家女主人。

至于夏若瞳,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双胞胎妹妹,实际的出生日期可比自己还大了十几天,当初夏江成为了不想让自己宝贝女儿落个私生女身份,能做个名正言顺的夏家千金,硬是在报户口的时候跟晚出生的夏初一报在一起,对外宣称夏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夏爷爷不承认乔慧珊,但是对同样是夏家血脉的夏若瞳倒是狠不下心来,不过他发了话,就算夏若瞳比夏初一大,但是夏家大小姐的位置是夏初一的,谁也动摇不了!

可是,他老人家也不想想,一个名存实亡的大小姐称号而已,谁会看在眼里?只不过是给夏初一招黑,让乔慧珊夏若瞳母女又多了个理由嫉恨夏初一而已。

至于夏初一这个名字的由来,不过是因为她出生的日子恰是七月初一,夏江成随口取的,好好的一个女孩儿,却取了这么个名字,足见夏江成的敷衍与不喜。


尘埃落定负情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纵横小说库】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纵横小说库)或者(zhxsk88),关注后回复 尘埃落定负情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标签:

热点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猜你喜欢

prev next
Copyright ©2015 黄金城网 Inc.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64466号-4